語言 :
SWEWE 會員 :登錄 |註冊
搜索
百科社區 |百科問答 |提交問題 |詞彙知識 |上傳知識
上一頁 1 下一頁 選擇頁數

阿伊努人

阿伊努人(阿伊努語:Ainu),或翻譯成愛努人、愛奴人、阿衣奴人,居住在俄羅斯庫頁島和日本北海道。

簡介

人種

白種人,黑皮膚,五官具有著類似歐羅巴人種的典型特徵。

含義

在阿伊努語中,“阿伊努”是“人”的意思。在今天,很多阿伊努人不喜歡“阿伊努”這個稱謂,而希望人們稱他們為“ウタリ”(日語羅馬拼音:Utari,音“烏塔利”,阿伊努語中“夥伴”的意思)。在官方的正式文獻中,則“阿伊努”和“烏塔利”這兩種稱呼都可以被找到。

在阿伊努文化中,最典型的是萬物有靈信仰(Animistic faith),阿依努語言(Ainu language)和口頭的傳統(oral tradition)。
日本國的原住民

亞洲東部日本國的蠻夷。古文獻亦稱“蝦夷”。主要分佈在北海道。

“阿伊努”一詞,在該族語言中是“人”的意思。舊石器時代末期或新石器時代早期曾廣泛分佈於日本列島。 18世紀以前在堪察加,20世紀以前在庫頁島南部、千島群島、本州北部也有分佈,後被迫退縮至現在住地。在十七至十八世紀,阿伊努族大部被消滅,人口逐漸減少,現僅存2.4萬人(1980)。屬蒙古人種和尼格羅—澳大利亞人種的混合類型,也有人認為屬於蒙古人種和歐羅巴人種混合類型。身材比日本人稍矮,膚色淡褐,頭髮黑色呈波狀,有著類似歐羅巴人種的面孔,體毛髮達。多年來與日本人通婚,純血統後裔逐年減少。使用阿伊努語,係屬不詳。分口語、雅語。無文字。有用雅語傳述的民間故事和敘事詩,現僅在老年中流傳。一般中、青年人皆通日本語文。信仰萬物有靈和多神,崇拜祖先。以前,每年皆舉行隆重的“熊祭”和“鮭祭”。婦女多於口部周圍、 前腕和手背文身。長期從事漁獵,近年大多轉事農耕。古時曾以鳥羽、 獸皮、 魚皮製衣;以鳥獸魚肉為主食。擅長製作和駕駛獨木舟。有獨特的木架茅屋。現在的衣食住行,已與日本人無別。

他們的祖先

有人認為,他們的祖先是新石器時期早期(約六、七千年以前)

就從東南亞遷居到日本。某些學者認為,阿伊努族人是阿拉伯移民,他們在某個時期控制了遠東廣大地區後分佈在本州諸島。隨著日本的一些部族逐漸向北方移民,他們的地盤日益縮小。從公元七世紀後半期起阿伊努人被稱為“蝦夷”,系夷狄之意,這是日本人對占據日本外族或土著的稱呼。大約從公元十四世紀中葉起逐漸地改稱為阿伊努人。也有人說他們是繩文人(繩紋族)後人。

北海道

孤獨牧羊人

阿伊努人自明治時期結束後,幾乎不為日本人所記起,他們為生存而呼籲的微弱呼聲更是被置若罔聞。 1993年,是聯合國的“國際先住民年”。有關的研究、調查才紛紛公諸於眾。還在60年代,一位姓茅邊的日本女作家曾到阿伊努人居住的日本名景之一阿寒湖畔、十勝採訪,並於80年代出版了敘述阿伊努人生活的《生活在阿伊努人的世界裡》一書,使人們對這個民族有了一種具體的了解。而富正義感、並一向痛恨侵略、掠奪的日本學者堀內光一寫的《不屈的人們——阿伊努》更是被阿伊努人視為理解自己的一部著作。阿伊努人有著遠比

自稱祖先“是從天上下來的”或“是由大陸蒙古腹地遷來的”和族更悠久的歷史。他們是日本列島最早的居民和主人。最早的歷史可追溯至日本擦文化時期,也就是舊石器時期或新石器時代。由於被歧視、欺壓,1980年阿伊努人人口竟減少到2.4萬人。而古代阿伊努人曾是一個漁獵民族,駕著獨木舟在海上游弋,持槍在林中逐鹿奔跑,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屬蒙古人種和尼格羅——澳大利亞人種的混合類型。他們不高的身材、淡褐色的皮膚及波狀翻捲的黑髮,都顯示出其與大和民族不同的特點。他們信仰萬物有靈和多神,每年都舉行隆重的“熊祭”和“鮭祭”儀式。廣袤的北海道森林和原野、蔚藍的大海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故鄉。

帶來機遇

然而,隨著和人的到來,昔日的田園生活成為了永不再來的回憶。每年,當如織的遊客奔向這裡賞雪、觀草原、呼吸著清新透明的空氣時,這裡的真正主人阿伊努卻退縮在日本政府劃給的“給與地”裡,並因此成為日本島上最孤獨的也是最貧寒的一群,被日本社會所遺忘。他們的處境與這個經濟實力位居第二的強國一點也不相稱。那麼,號稱自己是“天上下來”的和族對日本島上的先住民乾了什麼?在今天,又給了阿伊努人一片什麼樣的生存地呢?

三千年前阿伊努人的家園被日本大和民族(太陽的子孫們)侵略了。阿伊努人被奴役、被殺害,並被趕出了他們生活的土地…… 最後他們在日本北部的島上找到了避難所。阿伊努婦女會在嘴上和手臂上刺青,阿伊努人最主要的宗教儀式是殺死一頭被當作寵物的熊。他們歌唱、演奏樂器,並通過舞蹈和飲用米酒的方式來慶祝熊神之靈的離去。

對於阿伊努人,日本在18世紀以前的史書記載中是將之歸於“異國人物”、“外夷人物”範圍的。日本古代一直稱阿伊努人為“蝦夷”,並根據其地理分佈分為東蝦夷、西蝦夷、渡島蝦夷、渡覺蝦夷等。 “蝦夷”一詞帶有貶義,直譯是“毛人、囚俘、蕃人”的意思。

和人對於生活在日本島上的這些居民的掠奪在古代就開始了,而到了明治時期,隨著資本主義在日本的發育,對阿伊努人的掠奪更是達到了頂峰。此時,阿伊努人基本上開始失去自己的生存空間。明治32年,在獵夠了野鹿、販夠了獸皮、侵占了土地、甚至幾乎將野鹿獵至瀕臨滅絕之後,為使掠奪合法化,天皇乾脆讓地方政府制定了赤裸裸的《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合理”地把妨礙和人“開發”的阿伊努人趕到劃給的“給與地”圈內。阿伊努人的大片地轉眼通過所謂的“保護法”變成了蜂擁而至的和人商人的財產。而弱小的阿伊努人猶如一匹野馬變成了羊圈中的羔羊。

悲憤控訴

當年,北海道稚內市一個漁村里的一位阿伊努老人在敘述這段歷史時,悲憤地對學者堀內光一說:“日本人這樣的傢伙從很早時就是這樣(掠奪)的。而日本對朝鮮、中國的侵略不也是這樣開始的嗎(開拓團進入)?日本人十分狂妄自大,不僅輕視朝鮮人、中國人,就連對(日本國內的)阿伊努人也充滿輕蔑。說什麼'阿伊努人就跟狗一樣'之類的話。這些日本人的祖先侵略了一直生活在和平之中的阿伊努人,但在歷史書中從不寫。日本政府讓我們在'土人教育所'學習的東西與日本人也是不同的。日本人侵占了阿伊努人的領土,並以《舊土人保護法》讓不能自立的阿伊努人交納稅金,服兵役。我在昭和十三年就被召集到中國的獨立守衛隊呆了三年。在中國,日本人自身卻不知道自己所犯下的是罪行。他們用武力侵略中國東北,派日本滿洲開拓團移民去中國人辛勞開墾出來的土地上,他們將中國人用汗水勞作收成來的七成糧食榨取為己用。他們還製造南京大屠殺、殺害中國婦女、兒童,他們的這些禽獸行為日本人還不知道。還說什麼'阿伊努人毛髮和狗、和熊一樣多'這樣沒有人性的話。”

這位老人最後用譴責的語氣說:“阿伊努族中沒有小偷也沒有乞丐,那是我們的祖先和親人教導的結果。日本人才是小偷,他們藉助天皇的名義成了一個從阿伊努民族這裡掠奪豐饒土地的最大的小偷!”

發展機遇

日本人從明治年間對阿伊努民族居住的北部廣闊的山川河流、海洋的發展擴大,給落後的阿伊努人帶來了發展機遇,也給北部廣闊的自然帶來了文明。此前,北方島嶼上天然資源的使得阿伊努人能夠以比較簡單的方法也可以獨占的漁獵產品,並因此過著比較暴富的生活。關於這一點,從90年代初從北海道各地挖掘出來的阿伊努人遺址中的文物可以得到證實。日本人的到來,改善了阿伊努的落後面貌,由於“弓箭狩獵不安全”,和族人租借給他們最新式的獵槍。但封閉守舊的阿伊努人無論如何也不願意進入文明社會的主流,和族人不僅給阿依努人生活用品還教會他們通商,僅明治十三年一年日商在此收購的鹿皮就有12500張之多,有一年竟高達70000多張。官府制定的收購政策徹底改變了阿伊努人的生活方式。雖然動植物的數量有所下降,但使得日本列島物種的價值得到了肯定,從此日本列島進入了文明的開發階段。而且《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還將阿伊努人的營農地劃出來,作為提供他們基本生活的保證。

今天境況

在日本島本州日本海一帶,有一個名叫穗別的小鎮。這裡壕深路陡、雜木叢生,年代久遠的茅屋和木屋裡生活著阿伊努人。冷清的村落和灰暗的屋子顯示著這裡的貧窮。年輕人在農閒時就早早到和人開的漁場上去找打工的機會,但微薄的收入改變不了阿伊努人生活。受歧視、低僱金,像山一樣壓在阿伊努人身上。儘管如此,他們為了糊口仍不得不硬著頭皮去幹。自視優秀、先進的和人把阿伊努人聚居的村落蔑稱為“薯部落”,即又土、又粗、又窮的意思。這種蔑稱集中體現了日本島的阿伊努人生活在今天日本社會的境遇。他們儘管被日本一些研究者和日本社會描述為“現在的衣食住行、生活方式,已與日本人無別”,但阿伊努人的妻子們仍不能像普通日本人家庭那樣,由丈夫在外工作、勞動,妻子作“主婦”專門操持家務、帶孩子。為了生活,她們也要外出做工掙錢,成為日僱工人、臨時工、小時工,回家後還要幹繁重的家務勞動。貧窮使阿伊努人的不少家庭被疾病所困擾。有的家庭由於沒錢治病、無力撫養孩子,竟發生過十個孩子只有一個孩子存活下來的事。根據《舊土人保護法》,他們理應得到醫療方面的優惠照顧,但事實上,能兌現的很少。

為國做戰

類別 :[世界人種]

上一頁 1 下一頁 選擇頁數
用戶 評論
還沒有評論
我要評論 [遊客 (23.20.*.*) | 登錄 ]

語言 :
| 校驗代碼 :


搜索

版权申明 | 隐私权政策 | 版權 @2016 世界百科知識